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济宁怎么治愈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3 13:03:27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济宁怎么治愈白癜风,可以根治白癜风好的偏方,淄博治白癜风的医院,可以根治白癜风的专家,北京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在哪,黑龙江根治白癜风的方法,上嘴唇长片白癜风

  总悬着一颗心 如今到岔路口 经营者:我开民宿这一年

  大方(化名)在东三环有一套三居室,他没有把房子挂出去整租,而是开了一家“民宿”,“我的理解,民宿就是一种家庭旅馆,可以给房客提供不同于酒店的温馨体验”。

  到今年国庆节,大方的民宿开张整一年,他没有任何庆祝活动,反倒把民宿给关了,暂停接受预订。就在10月1日,首个民宿行业标准《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》由国家旅游局发布实施,其中有一条明确指出:“(民宿)经营应依法取得当地政府要求的相关证照”。

  此前,大方这种短租形式的民宿既不属于宾馆也不属于旅店,一直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,但如今国标出台,大方有点含糊了。“我的民宿是不是也要领证,领什么样的证,去哪儿领,不领的话,是不是就没法开了?”

  北京晚报记者了解到,国内民宿市场,像大方这样原先处在灰色地带的民宿数量并不少,如今它们都需重新进行身份认定。记者向国家旅游局12301热线求证时得知,民宿需与旅店一样申领营业执照等相关证照,并悬挂于醒目位置。

  大方说:“看来必须去办证,没法再偷偷摸摸开民宿了。”

  爱上民宿后决定开一个

  “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接到记者的采访邀约,大方很是惊讶:“最近很多民宿都不开门了,我在几个预订平台上也都暂停接受预订。”为什么要关门?大方说,原先没有法律法规说不让办民宿,现在国标出台,他这个没办证的民宿害怕“见光死”。

  大方,北京人,“奔四”的年纪,有一份比较清闲的工作,还有一套东三环的闲置三居室。他经营民宿的想法,来自几年前对民宿的亲身体验。

  “我这个人比较爱玩儿,趁着还没老,没事儿喜欢出去转转。我不爱报旅行团,喜欢‘穷折腾’,也就是自由行。”一次去中国台湾、一次去日本,两次都是提前在网上看好攻略,然后预订了民宿。此行体验到了民宿,新鲜便利,且服务质量颇高,让大方印象格外深刻。那种可以深入到旅游目的地普通人家的生活中,不是走马观花,有一种亲切感,宾至如归。“酒店,都是标准化操作,也是程序化。北京的星级酒店和其他大城市的星级酒店差别不会太大。但民宿给人的感觉就新鲜多了,主要是房东能跟你聊天,给你提出行建议,让你真正深入了解那个地方的风土人情。”

  大方喜欢上了民宿。“我打听了一下,在中国办民宿没什么特别的要求,也没有哪条法律法规说不让办。”在东三环这套三居室长租到期后,他请人重新装修了一番,把三个卧室都布置成温馨的家庭旅馆模样,开始了自己的民宿经营。

  虽说没人管,但大方还是保持低调。和北京很多隐藏在居民楼里的民宿一样,大方的民宿没有任何招牌。平时大门紧闭,从门外看,与普通居民家没有分别。房客从网络预订平台上可以看到民宿的内饰,然后进行网络预订。一间卧室的日租金为100多元,与廉价酒店相近。也许是位置紧邻地铁站的原因,民宿的生意不错。

  比整租赚钱但更操心

  “要说挣钱,确实比原来整租出去能多挣一点,但是也多操心啊。”

  大方平时没事的时候,也爱跟房客聊天,房客有很多不同的类型,有来旅游的,有来访友的,也有背包客,要求各种各样。比较恼人的是,手机时常在深夜响起,“都是些小事,比如热水器怎么开,热水壶放在哪儿等等”。

  除了为房客操心,大方也需要应对管理部门的不定时到访检查。“说实话,有种偷偷摸摸的感觉。平时没有人过来管,不过遇到北京有重大活动即将举办,派出所会过来查房。虽说没让直接关门,但总感觉有点儿悬。”

  这次国标出台,意味着民宿需要相关证照了。考虑再三,大方决定先暂停接受预订,“避避风头吧”。“谁也不想不明不白地做生意。看到国标出台的新闻后,我就一直很关注这件事的进展。不过,我不知道给我们民宿颁发的是一个什么证?去哪儿申请?”

  对于证照可能带来的税费问题,大方倒是不担心。“不行我涨价就是了。再说现在我也能提供发票,预订平台就可以代开。”

  “看来我必须去办证了”

  “你们消息灵通,要不帮我打听打听?”大方说自己愿意领证照,他觉得如果能领到民宿相关证照,对房客和经营者都是保障。

  带着大方的疑问,北京晚报记者拨通了国家旅游局12301热线。热线工作人员在核实后告诉记者:“目前,民宿需要联系工商等主管部门办理营业执照等证照,与其他的旅馆、酒店没有什么不同。办理完相关证照,应该悬挂于民宿门口的显著位置,供房客查看。”

  在国家旅游局10月1日施行的《旅游民宿基本要求与评价》中,要求民宿“经营场地应征得当地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同意”,“经营应依法取得当地政府要求的相关证照,满足公安机关治安消防相关要求”。此外,还要求生活用水、食品、卫生条件、节能环保、废弃物排放等均应符合相关国标。民宿从业人员应经过安全培训和健康检查,持证上岗。

  在8月1日施行的《北京市旅游条例》中,也有与民宿相关的条款,称“城乡居民开展民宿经营,应当办理工商登记,遵守国家和本市有关民宿管理的规定”。

  得到明确回复后,大方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,以前处在灰色地带的民宿如今走到岔路口——要么去申领证照,合法经营;要么关张大吉。“看来我必须去办证了。”

  “目前城市民宿持证比例较低”

  “一家民宿”是一个互联网民宿预订平台,其创始人杨良海在接受北京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目前在“一家民宿”上登记的中国民宿大约有30000家。

  “持证比例来看,景点的精品民宿持证比例较高,城市民宿持证比例较低。”杨良海告诉记者,在民宿发展最早的几个国家和地区,大部分民宿都已经持证经营。

  景点的精品民宿,实际上属于精品酒店,多数是连锁经营,所以持证比例高。“精品民宿无论是从硬件还是软件上,都更接近酒店。房间都是标准化的,服务人员也都不是当地人。而且多数价格较贵,一个晚上房费1000元以上。”

  城市民宿的特点是,个人经营、去标准化、价格较低。目前,需要申领证照的主要是这些城市民宿,大方的民宿就属此类。

  对于民宿国标的实施,杨良海认为,适度的标准化是应该的,国标可以对民宿的硬件、卫生等方面进行良好的引导。不过,从全世界范围来看,民宿的准入门槛都比较低。“比如有的地方,只要求登记即可,手续简便。国内城市民宿多数月营业额在2万元以下,像这种规模的小业主,实际上是可以申请免税的,相应的证照申领是否也可以简化一些?”

  杨良海觉得,城市民宿经营者的领证积极性,与申领难易度会有很大关系。

  记者注意到,《北京市旅游条例》确有简化程序的条款:“旅游、公安、环保、卫生计生、工商等有关行政部门应当按照各自职责,根据简化程序、便民利民、确保安全的原则,加强对民宿日常经营活动的服务指导和监督管理。”

  本报记者 孙毅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宜章白癜风医院